與水稻共生的野菜

春末初夏的美濃,大片稻田正要開始出禾時,水田邊還有野菜可以吃,最為大家熟悉的水田野菜就是「鴨舌草」與「尖瓣花」,兩者都是美濃農家普遍食用的水田野菜。它們倆就像是因水稻而生一樣,尤其是一期稻採收後的雨季,雨水盈滿稻田裡的每一個毛細孔,在土裡休眠一年的種子也甦醒冒出。

福菜、學菜、斛菜

長在水田邊的福菜,葉片平滑帶一點光澤,形狀像鴨舌頭,所以在學術上被命名為「鴨舌草」,夏天雨水多時為盛產期。在稻子未成熟前就會零星長出,像是獎勵農夫每天巡田的免費食物,水稻收割後,在雨水的滋潤之下更是大量生長。

福菜有獨特的口感,用豆脯醬和薑絲快炒即是一道美味,在美濃則是粄條店的特色料理之一。美濃所稱的「福菜」,也有人稱為「學菜」,或是寫成「斛菜」,與苗栗公館或彰化大埤等地,用芥菜加工後製作的「福菜」不同。前者是美濃地方的生鮮野菜,後者則是一般我們所熟悉經過加工的「酸菜」,或客家話稱之的「鹹菜」,應寫成「覆菜」才是。兩者稱謂以客家話發音雖相同但實則截然不同。

白紅梗、冇筒梗、尖瓣花

尖瓣花在客家話裡稱做「冇(音:ㄆㄤ)筒梗」,有時因為發音有些變調,被說成「白紅梗」。

被取名為尖瓣花,是由於長在莖頂端的花絮,而莖的部位呈空心筒狀,「空心」在客家話裡說成「冇(音:ㄆㄤ)」,因而客家話叫它「冇筒梗」。雖然有些農民視它為妨礙稻子生長的雜草而拔除,但是認識這道野菜的伯姆,可是偏愛著它的苦甘味。

要命的除草劑

尖瓣花的種子無法採集,只能寄在土裡;雖然福菜已經可以採集種子小面積種植,不過,這兩種菜都很要求自己的生長環境,被除草劑或是傷害土壤的農藥汙染的土地裡,絕對長不出來,完全超越「有機」的有形標準!因為天氣異常,用來抑制水稻生病的用藥越來越普遍,這兩種野味也因此產量驟減,影響它們生長的,也有可能是幫助它們生長的,雨水。蒐集資料的過程中,就遇到一位種福菜的婦人,她無奈的說著前陣子的一場酸雨害死了整區福菜。

現在要嚐到這兩種菜,除了少數美濃在地餐飲店和小菜攤,可以說快要變成傳說野菜了。不知道哪天環境會糟糕到連夏季限定也不必強調了,因為根本長不出來,趁這個夏天快來美濃嚐一嚐水田裡的野味吧!

[野上野下No.6]找野菜

野上野下第6冊,帶大家來去找野菜~~

【前言】

住在農村,吃野菜,並非是風雅的野趣,也不僅是因為高纖、健康的理由而食用,吃野菜是每天發生在農村餐桌上的事,只是因為野菜不起眼,又象徵著貧窮,加上沒多大市場價值,以至於少有人注意。

往昔,每年的四月到六月,春天到初夏的季節,是吃野菜的季節,尤其清明前後,在雨水的滋潤下,這時野菜新發的芽吃起來特別鮮嫩。或是菜荒時期,識得田邊野菜,就能夠找到綠色蔬菜替代品。

對於四處生長的野菜,農民普遍形容它們很「賤」。所謂賤者,當然是指野菜不珍貴,到處都能長,不用特別去照料,還會「記土」,到了特定季節,就會冒芽生長。因為野菜的口感並不大眾化,加上容易凋枯,沒法運輸拿到市場賣。這些因素造就了野菜特殊的生命性質!

這些特質,讓野菜之所以為「野」—無法上得了市場的檯面,也就讓野菜的角色介於市面蔬菜與野草之間。在無人願意種植的情況下,讓野菜保有了原有植物的特性以及它和土地的關係:自由生長在與水土完全契合的環境之中,保留了生命中的「野性」和自然的生命力。也由於少了人為因素的干擾(例如肥料或農藥),多了一分純淨!

對於野菜食用的認識,是農村中食物的重要來源,也同時是醫療保健的一環。在取得野菜(或其他野食)的行為當中,則是農村生活裡的重要樂趣,這些過程都是農村建立植物知識的重要方法和基礎,也體現農村與自然生活的態度。到農村來,別忘了多體驗一些屬於這裡的常民生活,理解農村裡頭對於自然知識的態度。

[野上野下No.5]食慾之秋

秋天如果是暖色,冬天就是寒色,但是走過三塊田就會遇到一塊紅豆田的美濃,似乎沒有那樣的蕭瑟。作小冬的美濃土地,有生氣盎然的翠綠菜蔬、橙黃色的番茄屏風,還有溫暖的冬陽照耀著即將成熟而漸漸轉色的紅豆田,冬天的美濃有好多金黃色溫暖。

在野上野下第5號裡,我們談的是美濃秋冬季節的豐富與熱鬧。有月光山系守護的美濃,冬季受到寒流的影響不大,這個時候恰好是種一些蔬菜與豆類最好的時機。

希望看完這本小手冊的你,會忍不住想要到美濃來,親自品味這季節時蔬!

06得天獨厚‧美濃敏豆

08就是愛‧紅豆

10橙蜜香‧好

12來自土地的禮物—白玉蘿蔔

14吃到陽光與朝氣—南瓜

16此物更相思—樹豆湯

17搓圓粄˙過冬至

18封藏  客.家味

19客.家味—醃蘿蔔

20客.家味—鹹菜

21客.家味—醃高麗菜乾

22蒸粄仔.過新年

[仲夏美濃好食]在瓜果豐碩的季節,品嚐土地的滋味

[新出爐] 野上野下No.4–仲夏美濃好食

基於愛吃,於是想要到處尋找好吃的東西。

進入夏季的美濃,田地裡結滿了各式各樣的瓜與水果,荔枝、芒果、香蕉、木瓜、檸檬、芭樂……。這是熱帶台灣才結出的豐富果實。

透過田野的尋訪,我們初步整理出一些影像與文字記錄,和大家分享仲夏的美濃好食!

野上野下no.4  仲夏美濃好食

守護屬於美濃的文化資產

美濃菸業輔導站

美濃菸業輔導站

在歷史上,菸業輔導站是菸農的資產

美濃輔導站,位於美濃鎮瀰濃里中山路25號,是美濃首座菸業輔導站,對美濃的菸作發展具有深遠價值,並見證了美濃投入菸草產業的悠久歷史。

西元1939年(昭和14年),正式公佈台灣「煙草耕作區域」,美濃在這一年成為菸草許可種植區。在公告的同一年,當時的美濃街長林恩貴先生便協助在庄中尋地,而菸農們則集體捐款出錢出力,設立了買菸場,進行菸作輔導與交易。除了此座輔導站,大部份的繳菸場都是透過了菸農自身的力量才設立起來,由此一歷史脈絡來看,菸業輔導站可說是當時菸農們的共有資產。

在文化上,菸業輔導站是全體美濃人的資產

美濃輔導站本身主結構,由木架構與承重牆構成,屋頂外觀覆蓋雨淋板;而主要結構由檜木之木桁架支撐,雖建築本身歷經蟲蛀、大水維持至今實屬不易。本建築物曾經歷兩次改建,而目前外牆也已舖設綠色鍍鋅浪板,使整體外觀由原來的深鬱轉變為清綠;也為了防雨,在屋外加設遮雨棚架,又為早已喪失的古意更加增添一分神秘,平添可觀而不可及的面紗。

然而,美濃菸業輔導站看似已遭變更,但究其空間本身以及建築架構而言,大抵上並未喪失原有的性格與特質。作為美濃第一座菸業輔導站,不論是建築體或歷史意義上,都在美濃菸草產業文化中佔有無庸置疑之重要位置,更是美濃發展菸草七十多載的最佳見證。

扣結菸業輔導站建築本體的尚有燻烤黃色種菸草所需的大阪式菸樓。以美濃地區近兩千棟大阪式菸樓之數量,形成相當特殊的「菸草產業地景」,如果能透過保存、整合性的轉型利用,也許能進而合力創造出美濃獨有的「菸草文化」與「產業地景」。

在歷史上,菸業輔導站是屬於菸農的資產;而在文化上,菸業輔導站是屬於全體美濃人的資產。做為美濃的一份子、做為菸葉樹頭下養大的美濃人,應該要守護祖先留下來的資產,不能容許此一無價的歷史記憶與文化象徵被賤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