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屬於美濃的文化資產

美濃菸業輔導站

美濃菸業輔導站

在歷史上,菸業輔導站是菸農的資產

美濃輔導站,位於美濃鎮瀰濃里中山路25號,是美濃首座菸業輔導站,對美濃的菸作發展具有深遠價值,並見證了美濃投入菸草產業的悠久歷史。

西元1939年(昭和14年),正式公佈台灣「煙草耕作區域」,美濃在這一年成為菸草許可種植區。在公告的同一年,當時的美濃街長林恩貴先生便協助在庄中尋地,而菸農們則集體捐款出錢出力,設立了買菸場,進行菸作輔導與交易。除了此座輔導站,大部份的繳菸場都是透過了菸農自身的力量才設立起來,由此一歷史脈絡來看,菸業輔導站可說是當時菸農們的共有資產。

在文化上,菸業輔導站是全體美濃人的資產

美濃輔導站本身主結構,由木架構與承重牆構成,屋頂外觀覆蓋雨淋板;而主要結構由檜木之木桁架支撐,雖建築本身歷經蟲蛀、大水維持至今實屬不易。本建築物曾經歷兩次改建,而目前外牆也已舖設綠色鍍鋅浪板,使整體外觀由原來的深鬱轉變為清綠;也為了防雨,在屋外加設遮雨棚架,又為早已喪失的古意更加增添一分神秘,平添可觀而不可及的面紗。

然而,美濃菸業輔導站看似已遭變更,但究其空間本身以及建築架構而言,大抵上並未喪失原有的性格與特質。作為美濃第一座菸業輔導站,不論是建築體或歷史意義上,都在美濃菸草產業文化中佔有無庸置疑之重要位置,更是美濃發展菸草七十多載的最佳見證。

扣結菸業輔導站建築本體的尚有燻烤黃色種菸草所需的大阪式菸樓。以美濃地區近兩千棟大阪式菸樓之數量,形成相當特殊的「菸草產業地景」,如果能透過保存、整合性的轉型利用,也許能進而合力創造出美濃獨有的「菸草文化」與「產業地景」。

在歷史上,菸業輔導站是屬於菸農的資產;而在文化上,菸業輔導站是屬於全體美濃人的資產。做為美濃的一份子、做為菸葉樹頭下養大的美濃人,應該要守護祖先留下來的資產,不能容許此一無價的歷史記憶與文化象徵被賤賣。

頻遭水災的歷史建築

繼2005年的水災之後,2007年與2008年的夏天,美濃輔導站又再次遭到淹水。在這三年內,美濃輔導站遭遇了五次大水侵襲,不僅使得美濃輔導站這座年歲已高的木造建築物岌岌可危。洪水退去後更讓這裡的環境變得泥濘、雜亂、流浪漢進駐、雜草蚊蠅滋生等,若無人理會,在夏季的高溫之下,這裡很容易就會滋生病媒蚊,變成整個鎮中心的公共衛生問題與治安死角。

美濃輔導站後方緊鄰中正湖排水,只要看到這條溪水漫淹到路面,就知道接下來輔導站要淹水了。這幾年的淹水高度,一年比一年要高,水深及腰。每淹一次水,這座建於1938年的歷史建築就遭受一次破壞,建築物浸泡在水中帶來了建築本體的傷害;而力道驚人的大水一次又一次地把原本保留下來的木造繳菸設備給沖走;大水帶來黃泥在水退去後讓這整個環境變得溼熱,仿佛就要發霉長出病菌。美濃輔導站閒置之後,並沒有受到妥善的管理和維護,這座建築物對美濃人的珍貴價值被我們的國家政府視而不見。

若是沒有社區居民志願地進行環境整理與維護,更且在三年內歷經的五次水災之後,如果沒有大量的人力於災後立即加入清理整頓的工作,美濃輔導站可能受到毀損、傾頹,而不再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樣子。

是因為在地居方及青年志工的自主行動、不計付出地努力維護,美濃輔導站才不至於日漸傾倒或成為社區衛生問題的來源,對於這股地方行動的力量,我們該給予由衷的感謝和掌聲。是因為有這群持續付出的地方自主行動在守護這屬於所有美濃人的資產,美濃才繼續保有了菸草產業文化裡最重要的象徵。正是有這座建築物的存在,才證明了美濃的菸草歲月自1938年走到今天。

大水過後

1939年,美濃菸業輔導站開始運作

1970年代的美濃輔導站

美濃輔導站辦公室裡的柱子上,還貼著一張寫著「民國27年吉日建」的泛黃紙片,說明了這棟建築物的悠久歷史。

1937,菸草開始在美濃試種。1939年(昭和14年)日本政府正式公佈台灣的「煙草耕作區域」,美濃正式成為菸草種作區。為了收繳菸葉,當時美濃庄庄長林恩貴先生協助尋找適合的地方設立買菸場,最後由所有當時的菸農共同出資,向美濃庄內邱姓家族買下了土地並興建買菸場。

從祖父那一輩,整個家族就開始投入種菸行列的阿海哥說,「美濃這座繳菸場,是當時種菸葉的農民一起出錢買下來的,我阿公就是其中之一。」不只阿海哥的祖父,許多菸農的父祖輩都曾是共同出錢的一份子,在那困苦的年代,菸農們得先出錢付出,才能有一個繳菸場,以進行與政府的買賣交易。

菸農們集結力量,買下了這片土地來興建繳菸場,而為了管理方便,菸農們把所有權捐給了日本政府。但是,對當時的菸農和所有菸農子弟而言,這片土地和繳菸場是屬於他們的集體資產,它的價值是無法用金錢衡量和取代的。

這棟建於日治時代末期的建築物,主要是木構架,由檜木材支撐而出,外牆由雨淋板包覆,屋瓦為日本黑瓦。歷經70多載的歲月催襲和常有的夏季大水,這棟木結構的建物仍屹立不搖,檜木本身也還保持得相當良好。美濃輔導站歷經過二次修建,但主結構並沒有改變,目前外牆鋪設綠色鍍鋅浪板,主建物外圍也加設遮雨棚架以防雨,內部天花板則加設了輕鋼架矽酸鈣板。雖然這座建築物外表看來不似最初所興建的買菸場,但其實建築物內部還是保存了原本的樣貌,打開天花板,就能看到原先的檜木構架,嗅聞到一股淡淡木香,讓人感受到這棟建築物的歷史感。

被閒置的空間、被忽略的價值

廢置的菸業輔導站

原先美濃地區共有八座「菸業輔導站」,「龍肚輔導站」及「南隆輔導站」已被拆除;目前閒置中的菸業輔導站有五座,位於美濃鎮中心的「美濃輔導站」由美濃鎮公所向國有財產局借用,並原先預訂由高雄縣政府及行政院客委會規劃為「菸業博物館」;而其餘四座閒置之輔導站都已被國有財產局收回,成為非公用的閒置國有土地。甚至在2007年,「廣興輔導站」和「福安輔導站」完成了估價作業,曾面臨被標售的命運;「廣林輔導站」與「吉東輔導站」則暫時無處分計畫。除此之外,唯一仍扮演繳菸功能的「龍山輔導站」,在不久的將來也會結束菸葉收繳的業務。

在美濃,曾經有過的菸草種植痕跡與記憶,可能隨著菸樓傾倒、菸業輔導站被賣掉,而即將被抹除。屬於美濃這個客家地區獨特的空間文化,也許將成為歷史教科書的一頁,或是被陳封在博物館的建築物裡。「菸業輔導站」極可能與美濃菸業一同走入歷史,空留回憶。因此,美濃傳統菸業文化的整體保存已是刻不容緩。就菸草產業的空間面向而言,除了產權多屬私人的菸樓仍待努力外,長期做為菸農與政府的接觸窗口以及充分見證台灣菸業發展史的菸葉輔導站絕對有其保存的文化與歷史價值。

在美濃面對這種種文化保存之問題時,一些關心菸草產業文化的人士展開了文化保存與再生的工作。這一切都是一種嘗試、一些行動、也是在地居民起而守護自身文化的過程。

菸草產業的歲月

曾經輝煌的過去菸葉

美濃曾被稱為菸葉王國,這樣的稱謂展現了菸草種植在美濃的重要性與影響力。自1937年開始,到戰後的1970、80年代,菸草種植在美濃到達了頂峰,但是在1987年,台灣開放外國的菸、酒進口,使得政府開始逐年縮減種菸許可面積,迫使菸農必須放棄種菸,轉種其他作物。

2002年,實行長達近一世紀的菸酒專賣制度取消,菸酒專賣開放民營,政府不再保證收購菸草,於是在敵不過外國便宜菸草的情況下,民營化後的菸酒公司決定不再收購台灣本土菸草。從這一年開始,與菸草產業習習相關的「菸業輔導站」這種產業文化空間,也走向了被閒置、棄置、甚至被拍賣或拆除的命運。

「菸業輔導站」在菸葉種植期間,是農民們主要的聚集點,它是生產和社交的匯聚中心。在菸葉種植的最初,農民們自發性地捐款,集資買下了土地、創造了這樣的空間,來做為菸草買賣、菸農與政府互動的場所。在這樣的建築物裡,埋藏著三代菸農的集體記憶。

菸葉與輔導站

菸草產業的見證